研究综述 研究报告 论文指导 社会心理 发展心理 文化心理 教育心理 消费 管理 犯罪 人性 方法论 咨询 临床 人格 变态 学科史 学人 其他 
您现在的位置: 中崋心理教育网 >> 心理学论文 >> 学人介绍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森田正马:心理咨询家的故事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11-12

顺其自然
  对出现的情绪和症状不在乎,要着眼于自己的目的去做应该做的事情。“对待不安应即来之则安之”,“对情绪要顺其自然”仍然去做应该做的事情”。而不是,如果出现了不安就听凭这种不安去支配行动。高良先生医院的医院刊物叫“顺其自然”。

 

1.正马和他的父母

  森田的乳名叫光,他继承了父亲的聪明才智,从母亲那里学会了爱人。象他这样既象父亲又象母亲的人为数不多。不但性格,就连相貌也是既象父亲又象母亲。然而他父母二人的性格却很不一样,养育子女的方式也不相同。父亲对正马要求严格,相反,母亲则十分溺爱。正马经常给母亲写信,她也要求儿子给自己写信。他同父亲很少接触,母亲常来东京照料正马。但是父亲(一次正马提出要求给人家当养子,曾使他惊慌失措),平时既不看望,也不给他写信。正马从小就有尿床、失眠、逃学、离家出走和留级等类似神经症的症状,可以认为这是严厉的父亲和娇纵的母亲哺育下,一种不正常的父母子女关系而导致的病理现象。森田正马的少年时代,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一名"差等生"。然而耐人寻味的是,他一方面继承了父母双方的性格,却又成长为一个与父母似象非象的人。就是说,正马从父亲身上得到的是清晰的头脑、创造性和善于思考,又从母亲那里得到了幽默、机智和对人的无限爱心。正马充分地继承了父母那些优良的性格特征,又成为一个与父母浑然不同的人。

(1)正马和父亲

  正马的父亲叫正文(1852年-1923年),是农民盐井正时的次子(在兄弟姐妹五人中,年龄最小),21岁做森田正直养子,与比他大四岁的正马的母亲结了婚。当富家村办起小学以后,正文作为一名带课教员曾从事教学工作。他为人诚实,厌恶阿臾奉承,工作勤恳,反对虚荣。尽管没有种田的经验,可自从当了养子以后,便开始了田间劳动,继承了祖传的田产。他心灵手巧,曾独自一人翻盖房屋。据野村章恒(1974)说,他为此花费了大量时间,就象一名星期日业余木匠那样,木工、泥瓦工和黑白铁活一人兼干,不曾请过一名工匠。他动手能力极强。一次他打了一眼井,但没有出水,于是他便跑到离家三、四条街远的丘陵下,挖了个清水塘,然后用一条管道把水引了过来。这一设施一直保留至今。据说,修这项工程前后共花了7年的时间。正马的心灵手巧也是出了名的。正马晚年卧病在床上时,安装一面镜子,这样自己躺在床上就能看清门口来的客人是谁(大原,1987年)。在给患者治病中,他还率先指导患者种地,干木匠活儿,这在当时都广为人知。正马的弟弟德弥死于日俄战争,为修建一座忠魂纪念碑,正马的父亲一马当先率领众人运来了足有一张草席那么大的基石。总之,他的自力更生精神极强。他的这种性格与正马十分相似。正文还颇有学者风度,对事物有很强的观察力。比如,当时曾流传过这样一个小故事,正马家曾经养过蚕。据说每当正文发现有的蚕病了,就把给别的蚕喂桑叶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专心地观察那些病蚕。正文还爱好捉缮鱼和垂钓,有时一旦兴趣上来,其它事都会置之脑后。正马也有类似传说。据"久亥的回忆"(森田,1937)记载,正马由于不明白那些被狗追的四处乱跑的鸡,为什么会从鸡窝里跑出来,于是他便没完没了地去琢磨那个鸡窝。还有,一天早晨,他象往常一样,照例把奶瓶里的牛奶倒入一个杯子里,不料那天的牛奶不同往常,竞从杯子中溢了出来,其实这是因为妻子久亥另换了一个杯子,而正马并不知道,要是换个人,不至于把牛奶全部倒入那个杯中,可正马全然没有觉察到妻子在旁制止,还是把剩下的牛奶一股脑儿地全部倒进了杯中,无论做什么事,只要他觉得奇怪,就一定刨根问底弄个明白,这完全是他父亲的遗传。有时简直令人觉得他不懂事,受到人们的耻笑,正文40岁左右得了气管炎,有时还伴有哮喘。正马那气管不好的体质也是他父亲的遗传。

(2)正马和母亲

   正马与父亲不同之处是见异思迁,有时还有些轻浮,他为人幽默,很重感情。父亲不是这样,这种性格特征大多来自母亲的遗传。有一点颇为重要,那就是森田发明的森田疗法(也许一般精神疗法都是如此)一旦被性情冷酷的医生所采用,往往会形成一种斯巴达式的冷酷无情的治疗方式。如果象森田正马那样,是一位富于人情味、温和、有时还带幽默感的人使用,就会产生极佳的效果。甚至你申斥那些患者,他们也会认为这是"爱的鞭策",从这个意义上说,母亲对正马的影响是不可估量的。 正马的母亲叫龟女(1848年-1937年),是正直的二女儿。她出生在高知市郊的小高板村,在那里一直长到十四岁。虽说只上过半年私塾,却学会了读书识字。她身材矮小,但性格刚强,胜似男子。即使在分娩之后,也不长期休息。织布、裁剪是把好手,什么活儿都拿得起来。她干活得法,手脚麻利,样样干得出色,与丈夫正文总是慢慢腾腾,动作迟缓正相反,她却是个急性子,对子女的事样样操心,溺爱有余。因此,就是森田成人以后,还不免向这位老母亲撒娇。正马考入大学后来到东京,由于知道他中学时刻苦学习曾出现过营养失调,因此,母亲便来到东京,租了一处房子,和他在一起,每天为他做饭,照料他饮食起居。正马晚年得了肺病,常说感觉腿部麻木无力,这位年迈的母亲便坚持为他按摩双腿。从他弟子的文章中也能看到,有关已经64岁的正马还对89岁的老母撒娇的描述。

  正马的母亲正是如今常说的是对子女事事操心,娇生惯养的母亲。他母亲似乎认为自己精力充沛,胜过男人。据细川弥之助记述(野村,1974年),一次他来到富田村兔田的森田家,当时正马的母亲已80来岁,和一位女佣人生活在一起,据说她曾颇为得意地笑着说过:"我从小就是个人们常说的那种调皮姑娘。" 关于正马的母亲至今还有许多轶闻趣事。她丈夫的姐姐嫁给了一个名叫足达的穷苦人家。这位姐姐天生智力低下,生活不能自理,正马的母亲曾一度把她接到自己家中照料。由于足达家平时对这位姐姐漠不关心,正马的母亲便独自跑到足达家,花了两夜同他们论理,最后终于迫使对方答应给提供口粮。后来正马的父亲去世了,照管土地的一切事情,便全由母亲一人承担了起来。有一次正马从东京回家探亲,听说有个佃户家中遭到不幸和歉收,就给他减免了地租。母亲听说以后,责备他不该随便插手。但据说以后,母亲见到了那位佃农,听他讲了自己的不幸遭遇后,也对他深表同情,认为对方确实可怜,还是给他减免了地租,而且比正马减得还多。 正马的母亲喜欢和人来往,也很健谈。她有一个妹妹(正马的妻子久亥的生母)彼此十分要好。据说每当妹妹深夜里从一个叫做须的偏僻乡村,带孩子来到她这里,她总是寸步不离地和妹妹呆在一起,亲热地说个没完(森田,1937年)。看了这些叙述,不仅使人感到森田的母亲具有一种明显的循环气质。正马本人也是充满稚气,喜好调皮的人。有时会毫无控制的大玩特玩。他对任何事物都有浓厚的兴趣,积极地参与,有一种好冲动的倾向(森田正马在《久亥的回忆》一书中曾这样说过)。他还善于随机应变地为自己进行辩解,这些倾向大多来自母亲的遗传。

  意思是说如若企图一浪平息一浪,反倒会出现更多的波浪,极力要消除症状,结果反而接二连三地出现新的症状,最后弄的不可收拾。不要光想着治病,首先要成为一个有益于他人的人,把治病看成一件小事。

3)正马和妻子

  正马的妻子叫久亥(1875年-1935年),年龄比正马小一岁,是他的表妹。母亲的姐妹之间,感情一向十分融洽。正马和久亥原来是一对青梅竹马,可自从森田14岁升入高知市的初中以后,两人几乎断绝了来往,关系开始疏远起来。后来,森田升入熊本第五高中不久,由于父亲突然得知森田的学费来自大阪的一位叫大黑田龙的医生,而且森田已经答应将来当大黑田龙家的养子,这使森田的父亲和亲友们都为震惊。父亲赶紧带上家族会议的结论前往雄本。父亲向森田提出条件:学费全部由家里负担,而且必须同表妹久亥结婚。森田勉强接受了这些条件,并在读高三那年夏天(当时正马23岁,久亥22岁)与久亥结了婚。婚后,正马只是在暑假回家探亲时,在老家与她同居过;当正马考入东京帝国大学医科大学以后,第一学年是在学校住宿,第二学年是母亲到东京来租房陪住的。只是从第三学年起才由久亥来东京照料正马的生活。

  森田成为大黑田家的养子是有原委的,上初中时,家里硬逼着他一边读书,一边利用假日帮助家里干农活,但他却十分讨厌干农活。不仅父亲,姐姐也常支使他干活儿,父亲还限制他的学费,于是他决定到东京去求学。18岁时,他曾和同班的一位姓池的同学一起离家出走过。后来他考入了一所三年制的邮政通信学校,在那里他作为公费生实现了生活自给,同时思考着未来人生之路。来到东京以后;他租下了熟习人小池家二层楼上的一间储藏室,每天自己做饭吃,并在一所高考补习学校学习。正马给自己规定的睡眠时间是四个小时,每天除散步两三小时外,其余时间全部用于学习。因生活实在过于艰苦,他便央求父亲给他寄些钱来。加之母亲从旁说情,父亲总算同意了正马离家的要求,并开始给他寄钱。但是,由于营养缺乏,正马得了脚气病,连走路都困难。这样,他只好一改初衷又返回故乡,向父母低头认错。他保证今后听父母的话,并返回到原来的中学。后来,正马考进了第五高中。在即将举行毕业典礼的前一个月,正马忽然听说有位名叫大黑田龙的人,老家在土佐,在大阪开办一所大医院,大黑田向该校校长提出,想要从应届毕业生中挑选两名学生,由他出钱送到大学去学医。正马本来想要报考工科,可听到这一消息后,便改学了医科。毕业典礼刚过,他返回家中,帮助家里养蚕以博得父亲的好感。他告诉父亲,大黑先生能给他提供奖学金,他想进大学,并得到父亲的许可。为了稳妥起见,他没有提及想要当养子的打算。因此,在前面所提到的他想当养子的事,一时间在全家引起轩然大波。 久亥由于母亲身体多病,从九岁起便在家做饭、洗衣,帮助家里干活。家里不重视教育,小学也未能正经读完。长大以后便终日忙于养蚕、织布。她喜欢读书,即使受到父母的责骂,也时常忙里偷闲悄悄看书。少女时代,她曾到高知去学过一两年裁缝。她心灵手巧,又非常勤奋,很快便学会了缝制各种和服。她还善于缫、刺绣。久亥听周围的人们说,正马品学兼优,便和他结了婚,并终生称赞正马说到做到的精神。比如,当正马记忆力不佳时,她会说:"你善于抓住事物的本质,判断力强";当正马学习成绩不好时,她就安慰他:"都因为你课外书看的太多,兴趣太广泛";当他在考试前不久还在弹三弦,练舞蹈时,她就称赞他这是"不拘泥区区小事,善于调剂心情"。正马愿同久亥结婚是由于听周围的人们说,久亥人很聪明。然而正马认为她做事并不精干,相貌也不出众,始终感到不尽人意(森田,1937年)。据原凌(森田亲戚家的女儿,作为护士一直照看森田到临终)说,年轻时森田夫妇常常争吵。正马在《久亥的回忆》一书中曾反省说,当年自己十分任性,常常强词夺理使久亥感到难堪。 久亥记忆力强,又很聪明伶俐。过去的事情她都记得一清二楚,只要和谁见过面,就始终不忘他的名字。有这样一段轶事,正马临近大学毕业考试时,有些药物的剂量,怎么也记不住,于是他便让久亥先替他记住,然后告诉自己,正马十分任性,而久亥却总是克制自己去善待别人。有时两人正在吵架,忽然来了客人,正马在客人面前仍然难以恢复平静,弄得彼此不欢而散,久亥却能迅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热情接待客人。久亥时刻惦记着正马的健康,希望他饮酒节制。据说正马的得意门生佐藤政治曾对久亥说过:"森田先生喜欢喝酒,我就想让他喝,结果有时喝过了量"。这时,久亥则回答说:"如果换一个人,要是你的话,我也象你那样让你多喝,可是为了他好,就是想让他喝也不能那样做"。

  久亥于1935年l0月21日早晨5点因脑出血,突然去世。直至临终前,每当正马在深夜把她咳醒时,她也总是象钟表一样,立刻翻身起床照看正马。就在她去世的当天,还从睡梦中被正马咳醒,为正马搓揉后背,过一会儿换上女佣人,但没过多久她便不省人事了。年轻时,正马曾多次想要和她离婚,并且向她流露过这种想法。久亥虽说一直忍受过来了,但似乎也曾认真考虑过离婚的事。然而到了晚年,他们确实算得上是一对和睦而幸福的夫妻。 森田让这位农村姑娘出身的久亥学过很多东西。久亥初到东京时只会做针线活儿,后来她学习了茶道、插花、徘句、和歌、书法、英语、文学、西洋史、舞蹈……,而且样样都胜过常人。正马曾记述,让久亥参加各种学习的原因:"有一半是出于虚荣心才让她受教育的"(森田,1937年),但据前面提到过的原田陵说,正马经常对久亥说:"我今后是会成名的,你也要跟上来才行。希望你能当个般配的妻子。"为了提高妻子久亥的文化素养,森田从不吝惜金钱。久亥也没有辜负正马的希望,她跟随正马学会了森田疗法。与其说是学会,毋宁说是他们共同创造了森田疗法。对此正马也有如下记述(森田,1937年)。 ……由于森田疗法是一种家庭疗法,所以久亥的帮助特别大。她既是我治疗上的帮手,又是护士长。现在,虽说我的助手和研究生为数众多,人手齐全,但在创业初期妻子的作用是相当大的。特别是那些不洁恐怖症患者,据说大部分患者不止一次的受到久亥斥责而哭泣,但却初次体验到治愈的心情。 有一位57岁的身患不洁恐怖症的妇女,得病已22年,曾在几个精神病院住过院,她在我院住院期间,有一次正在拼命地洗手时,脸盆被我妻子没收了,她便在走廊里捶胸顿足地来回乱跑,不停地哭喊。 还有一位20岁的身患不洁恐怖症的学生,也同样受到妻子的斥责,气得直哭,但自从妻子警告他:"你要是再不听话,我就让你出院"之后,便从此振作起来,不久便痊愈出院,并以优异的成绩毕业离校,现在有一份很不错的工作。 在已经出院的患者中,也有人说:"您夫人那着眼于小事的指导,和您本人那着眼于大局的讲话,对我们来说都是难得的教诲""直接受您的指导总有些于心不忍,反倒觉得能轻松地向夫人提出问题心里踏实。"正马说过:"自己因为有医院公务在身,很少有空同住院病人直接接触,而妻子因为常常接触他们,特别对每个细节给予指导。如果说我的讲话是总的理论指导,那么我妻子是针对各具体情节,具体地指导对患者很有帮助。1922年春,为照顾在老家卧床的父亲,曾回老家数月。在此期间,他曾给一位年纪六旬的患神经症的寡妇治过病。患者的症状是心动过速、眩晕和疾病恐怖,由于病人卧床不起,看护人总是寸步不离,无法外出。久亥听了之后,便前去看望,她辞掉了看护人员,并指导病人积极从事一些日常劳动,从而使她恢复了健康。

  意思是说,象健康人一样地生活就能健康起来。神经质者总是希望先消除症状(改善情绪),然后再恢复到健康的生活,这样做永远不能有健康人的生活。对情绪不予理会,首先要象健康人一样去行动,这样,情绪自然而然就变成健康的情绪。《徒然草》一书中也有这种说法。

2.正马的性格

(1)神经质性格

   据说森田在9-10岁时,一次在村子的寺院里看到一幅色彩浓重的描绘阴间的图画以后,便经常想到人死后的情景。他怕死,夜里睡眠不稳,常在睡梦中魔醒。他从小肠胃虚弱,20岁时得过一场伤寒,因为病重曾卧床达两个月,在那段时间里,夜里有时会出现类似发作性神经症的症状(心动过速,发冷,全身发抖,感到死的恐怖等)。在东京帝国大学一年级的期末阶段,父亲经常不能及时寄来学费,由于对父亲的气愤,导致了精神涣散,很长一段时间无法专心于学习,当时他终日为头疼和形形色色的恐怖所困扰,甚至一度考虑过留级。但后来他不再介意那些症状,加上朋友的劝解,便不顾一切地用起功来,并取得好成绩。与此同时,他的神经症症状也部分消失了。野村章恒(1974年)针对他当时的情况,曾经这样说过:"那次背水一战和迎战恐怖的亲身经历,对他日后撰写《神经衰弱及强迫观念的根治法》是一次有益的锻炼。"有一种说法已经成定论,那就是森田属于森田疗法对之颇有疗效的森田神经质的性格。高良武久就曾回忆说:"(森田)是地地道道的神经质。"但也并非没有一点疑问。森田神经质一旦治愈一般不会再犯的。正马的母亲应属于克雷奇玛(Kretschmer,E)所说的循环气质,他曾多次出现过类似抑郁症的症状,正马的父亲属于下田光造所说的固执性格。森田自己也不经常出现森田神经质者所表现出来的那种胆小怕事的特点,他在长子和妻子临死前虽说也曾极度悲伤,但很快就恢复了积极进取的生活态度。他在许多方面都显得幽默诙谐,不顾自己,多为他人的特点十分突出。从上述事实来看,与其说是森田神经质的性格,毋宁说他是固执的性格,甚至是循环性气质。这一问题还有待今后通过病理学的探讨来弄清楚。

2)好奇心、创造性

  森男自幼好奇心特强,凡是能引起他兴趣的,他都去接触。少年时代,他喜欢魔术、奇迹和迷信,就连念咒、算命、看骨相、相面一类的书他也找来阅读。他父亲甚至担心他会自己制作竹签去当一位算命先生。如前所述就是在他开始创建森田疗法时,也是先把过去已有的疗法统统尝试一遍。而森田最了不起的是他一方面对自己感兴趣和认为不可思议的事情样样都去接触一番,同时又能做到去伪存真。

  下田光造在追悼森田的文集中讲过一段耐人寻味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森田曾在自己房间里养过猴子,讲求实惠的森田还饲养鸡和兔子,但却从来不养狗和猫。因鸡能生蛋,兔子可以食用,也能用其毛皮。而森田养猴子却令人费解。其实,他是一边养猴子,一边研究精神发育迟滞者。猴子的智力与幼儿的智力也有相似之处。他认为如果能提高猴子的智力也能提高精神发育迟滞者的智力。下田说:"就连森田,这项实验也没有取得成功。"

  森田说过:"我从来没有感到无聊的时候"。在他的心里总是燃烧着一种"生的欲望",经常不断的去创造新的事物。在森田常用的言语里,有个词是云门禅师说过的"天天都是好日子"。森田讲过:"如果每天都因工作和学习而过的很充实,那么天天都是好日子,否则就不是好日子。至于当时的心情好坏,我并不介意"。森田在一张彩色纸上给人们留下了这样一句话:"日新又日新",意思是:"每天每天似乎是一成不变,其实不然,今天不同于昨天,这又是新的一天,让我们今天比昨天,明天比今天过的更快乐更充实。"

  森田经常追求的是在实际生活中,通过实际科学的体验,而得到的认识(洞察);是人类先天所具有的"生的欲望"为基础的丰富的创造性的积极的生活态度。

(3)其他

  森田生性纯直、坦白,有一颗"纯真的心"。他总是严厉的批评那种明明打破了盘子却还要辩解说什么"是因为太滑才掉下来的,"或者说:"放的地方不对"的人。他告诫人们,打破了盘子,就说声"哎呀,真糟糕",然后把破了的盘子锯好,这种心理就是一种襟怀坦白的"纯真的心"。这样的人就会有长进。森田在临死前不久,身体十分虚弱,连走路都很困难,但他还是让患者拉着童车,自己坐在上面到街上去,这样虽然不太雅观,但却可以到商店买东西,也可以外出赏花。

  在森田诊所里贴着一张纸,上面写着:医生常常会得到患者的礼物,如果你一定要送,请你送些有用的,我们需要的东西,作为希望得到的礼物,列举了现金、大米、豆酱和酱油等项,不希望收取的有点心,白兰瓜之类。因为森田肠胃不好,不喜欢吃点心和白兰瓜。 为了这件事,有些人激烈地抨击森田的为人,说他不懂礼貌,太吝裔。但我认为作为森田疗法的创始人,他是出于教育弟子和患者的动机,才这样做的。森田是从不吝啬钱的人,他还多次给家乡的小学提供大量资助,甚至给出征的军人家属提供保险金。

  森田是个从不服输的人,也是一位理论家。森田很倔强,据下田说,他从来不说"没办法"这样的话。森田继承了克雷匹林(KRAEPEUN,E)流派的生物精神医学。因此,不可否认他的理论背景是素质论、体质论。素质、体质,这当然是个重要的方面,但他忽视了环境的一面,是他的特点,也是他的缺陷。

有这样一段轶事;后面笔者还提到,森田理论的核心有个概念,叫做疑病性基调,据森田说,这是一种生来就有的素质,是一种倾向。据说,在一次学会上,有人指出:"疑病性基调并非存在于神经质中,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症也同样存在"。对此,森田则反驳说:"即使同是红色,稻荷神门口牌坊上的红色和邮筒的红色也不一样"。后来,他就把森田神经质的疑病命名为"疑病性"。一生都始终支持森田疗法的下田光造,曾向过分看重素质论的森田提出过:"作为疑病性的基础,也许素质和体质确实很重要,但婴幼儿时期父母的哺育方法也有很大的影响"。对此,就连这位大名鼎鼎的森田也表示赞同。下田这番话是有道理的,因为就连森田本人在解释疑病性基础时也曾说过:"有时会很大,有时会很小"。单纯只归结为素质和体质是说不过去的,但是,据说森田到了晚年,又回到了原来的素质论。

  森田死后,森田理论在许多方面有了发展,但属于新森田疗法的多数人放弃了森田原来主张的偏重素质、体质论的观点,这也是事实。森田不妥协的独特的理论结构,有时被有的学者看成是"讲歪理",但在森田理论刚提出时,他所抱的态度尽管也有缺点,但从结果来看是有特色的,它成为建立一个大的流派的动力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中华图库 更多靓图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最新心理图片调用
    最新文化精华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合作加盟 | 招聘信息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广告刊例
    学校地址:南京市白下区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写字楼乙幢27楼A座 客户服务 电话: 025-84293828 025-86663472 025-84293096
    中崋心理教育网 心理咨询师官方QQ群 ① 53314688 ②7863061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