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综述 研究报告 论文指导 社会心理 发展心理 文化心理 教育心理 消费 管理 犯罪 人性 方法论 咨询 临床 人格 变态 学科史 学人 其他 
您现在的位置: 中崋心理教育网 >> 心理学论文 >> 犯罪心理学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刑事司法心理与庭审证据之运用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11-19

刑事证据是刑事诉讼的灵魂,没有证据便无法进行刑事诉讼。但是有了刑事证据,如果不懂得如何运用,也无法完成诉讼的任务。因此刑事证据的运用,是刑事司法活动的核心。对于公诉人来说,懂得运用证据证明案件事实是至关重要的。本文试从刑事司法心理的角度,探讨公诉人在法庭上如何运用证据指控犯罪。

  一、刑事司法心理和庭审证据运用之关系

  1、刑事司法心理的特点刑事司法心理是指 影响 和支配刑事司法人员在刑事司法活动过程中实施刑事司法行为的各种心理因素的总称。刑事司法心理因素包括认识、情感、意志、气质、性格、兴趣、需要、动机、理想、信念、世界观、价值观以及心理状态等。其中,起决定作用的是人的理想、信念、世界观、价值观、意志、情感、兴趣、需要和动机。具体来说,刑事司法心理具有如下特点:
  首先,刑事司法心理是一种心理现象。心理是人脑的活动,在没有表现为行为之前,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具有内隐性。行为人在实施行为之前,心理就已存在,行为结束后,心理并不一定立即消失,可能继续存在下去,具有相对独立性。因此,心理与行为是不同的,行为必须以言语和动作的形式表现出来,具有外显性,而且行为总是在一定的心理影响和支配下发生,不受心理影响和支配的行为是不存在的。但是心理与行为又具有不可分割性,离开行为,就难以 分析 人的心理,只有在行为发生之后,才能从这一表现入手,对行为人的心理机制作归因分析。其次,刑事司法心理产生于刑事司法活动过程中。所谓刑事司法活动,是指刑事司法机关工作人员,按照 法律 规定的职权和程序,运用法律审理案件的专门活动。再次,刑事司法心理是指与刑事司法活动有关的人的心理。在刑事案件中,与刑事司法活动有关的人首先指刑事司法人员,即有侦讯、检察、审判、监管人犯职务的人员。此外还包括当事人、法定代理人、辩护人、证人、鉴定人和翻译人员。第四、 研究 刑事司法心理的目的是提高刑事司法效能。效能是指事物所蕴藏的有利的作用。近年来,随着犯罪心理的变化,犯罪手段日益复杂,犯罪方式更加狡猾和隐蔽,这些情况对公诉人的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公诉人迫切需要用 现代 科学 知识,包括刑事司法心 理学 的知识武装自己,以适应 时代 发展 的要求。公诉人在刑事司法工作中,通过研究与刑事司法活动有关的人员在刑事司法活动过程中,其心理现象发生、发展和变化的 规律 ,更好地运用刑事证据,以达到及时、准确地揭露和证实犯罪的目的。

  2、庭审证据运用的特点公诉人在法庭上运用证据证明犯罪事实与在侦查和在审查起诉阶段的情况不一样,其主要特点如下:

  首先,法庭上运用证据具有集中性。庭前所有证据运用的成效最终须在法庭上体现。侦查人员、公诉人收集、固定、完善、保全的证据只有在法庭上运用才能最终发挥其定案的作用。庭上运用证据与之前阶段运用证据的区别有:第一, 内容 不一样。提起公诉时的证据运用仅是公诉证据的运用,而法庭上证据的运用还包括辩护证据的运用和提起公诉后公诉方补充证据的运用,也即证据运用不限于提起公诉时所掌握的证据;第二,目的不一样。提起公诉时的证据运用是确定公诉指控主张,其重心在于运用证据的结果,即运用当时的证据认定案件事实情节,认定案件事实的性质。而法庭上支持公诉时的证据运用的目的在于支持公诉主张,其重心在于运用证据的过程;第三,提起公诉时证据运用所确定的公诉主张与法庭上支持公诉时的公诉指控不一定完全一致。公诉人在法庭上可以根据公诉后的证据运用情况适当改变公诉指控的内容,也可在庭审过程中根据辩护证据适当改变公诉主张。

  其次,法庭上运用证据具有终极性。公诉人在庭上运用证据的水平和质量直接影响案件的最终处理。所有的证据必须经法庭质证后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侦查、审查起诉阶段收集的证据如果因公诉人的疏漏或举证水平不高,未能在法庭上展示或未能充分展示给法庭,这些证据将无法发挥其定案的证明作用。因此,公诉人在法庭上运用证据的效果直接影响法庭对案件的处理。公诉人运用证据效果好,指控有力,证据确凿,将有助于合议庭及时下定定案的决心;相反,公诉人在法庭上运用证据效果差,使法庭无法从整体上、从根本上把握案件的事实和证据,便无法果断定案。庭审方式改革后,公诉机关在开庭前只移送主要证据,大量的证据在开庭审理前合议庭并没有掌握,合议庭对整个案件的掌握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控辩双方在法庭上运用证据的情况。因此,公诉人在法庭上运用证据的效果如何,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公诉能否成功。

  再次,法庭上运用证据具有程序性。根据刑诉法规定,法庭上运用证据遵循如下程序:第一是举证,将所有支持公诉主张的证据向法庭展示;第二是质证,包括对辩护证据的质证和接受辩护方对公诉证据的质证;第三是证据分析,对控辩双方所出示的证据状况进行简要评述;第四是根据法庭上证据运用情况,适时调取新的证据;第五是综合运用证据,地法庭辩论阶段,公诉人运用案件所有证据分析公诉指控的理由。

  3、刑事司法心理与证据运用的关系公诉人运用刑事证据的目的是使所指控的犯罪事实达到刑事证明标准,即达到我国刑事诉讼法所规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刑事证明标准并非是一个绝对客观的标准,而是主观性与客观性的统一。

  一方面,刑事证明标准具有客观性。首先,刑事证明的基础是客观发生的案件事实,这是形成刑事证明标准客观性的基础。其次,刑事证明要达到刑事法律规定的要求,即符合刑事法律事实的基本要求。刑事法庭事实一经法律明文规定,即成为整个刑事执法活动必须遵循的尺度,这个尺度具有客观性,否则无法为各个执法者统一掌握。最后,刑事证明所依据的案件证据具有客观性。案件中的证据在刑事诉讼活动中会有变化,但是就某一次证明活动来讲,收集在案的证据其数量和质量都是固定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具有客观性。

  另一方面,刑事证明标准具有主观性。刑事诉讼法沿袭了过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基本规则,要求定案要达到证据确实、充分。但严格地讲,“证据确实、充分”应该是主客观的统一。从客观上讲,一个案件的证据材料经过侦查机关或部门的侦查,公诉机关的审查,经过法庭控辩双方的举证、质证和法庭的采证,证据的数量、质量和证据的证明力,都已固定。但是这些证据究竟是不是达到了确实、充分的程度,这就有人的主观方面去认识、确定。在司法实践中经常否认了主观方面的因素,认为这是唯心主义的表现,是自由心证的表现,是与我国辩证唯物主义的实事求是的证据制度相违背的。由于不承认主观因素,同时对如何去约束、界定主观方面,如何增强对把握主观方面的可掌握性和可操作性缺乏具体的深入的研究,导致司法实践中公诉机关与审判机关对一些案件的认识上存在分歧。突出表现在公诉机关认为公诉证据达到了确实、充分的证明要求,但是审判机关认为未达到确实、充分的要求,导致检、法两家在一些案件的处理上扯皮。

  在刑事诉讼过程中,公诉机关要对犯罪嫌疑人作出提起公诉的决定,审判机关要对被告人作出定罪的决定,作出决定的主体肯定会有感到比较踏实,不会出错案的心理。这一点在刑事诉讼中客观存在,只是以前比较重视用客观事实与法律的吻合来定罪处罚,不太重视司法主体的主观能动性,尤其是这种能动性对定案的影响和作用。其实对证据的分析判断,是人的主观意志;证据的逻辑推理,是人的主观活动对证据体系的认定,也是人的主观认识。因此,证据确实、充分两方面的要求,在客观上要求完全的确定性与高度的盖然性相结合,在主观上要求内心确信。证据确实是通过排除合理怀疑以达到内心确信,加上对证明结论的确定性所具有的客观意义的评价来检验的。司法主体如何形成内心确信、排除合理怀疑呢?这是司法主体对案件所有证据作出的综合评价,是司法主体主观上对案件所有证据所作出的评价。刑事证据在司法主体形成内心确信、排除合理怀疑时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在刑事案件审理中,案件所有对合议庭成员形成内心确信、排除合理怀疑产生作用的证据,包括案件中的虚假证据、无罪、罪轻证据等。

  因此,准确理解证据确实、充分的内涵,加强对刑事证明中主观因素的认识和研究,尤其是加深对刑事司法主体司法心理的认识,对法庭上如何运用证据具有积极的指导意义。

  二、刑事司法心理对庭审证据运用的指导作用

  随着我国庭审方式改革的深入,控辩双方在庭审中的对抗程度进一步加剧。公诉人若想胜诉,必须使合议庭采信本方证据,信服本方的证据体系,内心确信指控的犯罪事实成立。公诉人在法庭上如何运用证据才能取得上述法律效果呢?笔者认为证据运用是一个与心理活动密切相关的诉讼行为,公诉人应根据庭审中诉讼参与人和法官的刑事司法心理特点,不断调整和完善自己运用证据的策略和 方法 ,使法官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逐渐形成内心确信,从而支持起诉观点。为便于阐述,笔者根据刑事诉讼的具体实践,将法庭审理分为以下环节来探讨刑事司法心理对证据运用的指导作用。

  1、起诉书宣读环节。公诉人应通过宣读起诉书为证据运用奠定心理基础。

  起诉书是人民检察院代表国家将被告人提交人民法院审判的重要法律凭证,是人民法院审判的依据,也是控辩双方调查和辩论的焦点。为让诉讼参与人了解公诉机关指控的具体内容,刑事诉讼法规定公诉人必须宣读起诉书。 目前 许多公诉人对宣读起诉书并不重视,认为是走过场而敷衍了事。公诉人在法庭上宣读起诉书到底有何现实意义呢?笔者认为,公诉人宣读起诉书除有阐明犯罪事实的作用外,还可为往下的证据运用奠定有利的心理基础。

  首先,有利于向被告人施加心理压力,为证据运用创造有利条件。被告人尽管已在开庭前看过起诉书,但在法庭上倾听起诉书的心理是不一样的。此时被告人的心理特点是复杂多变,起伏不定,多种情绪并存。由于案件已经开庭审理,并且即将作出判决,对被告人来说是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大部分被告人对起诉书十分重视,尤其是对其指控的罪行、犯罪的时间、地点、手段以及用词和语气,反复推敲,认真分析。如果指控的犯罪比实际犯罪轻的话,被告人就会产生侥幸、轻松、高兴的心理;如果指控的犯罪比实际犯罪重,被告人的心理负担就会加重,产生紧张、恐惧、忧愁所心理。这期间,被告人会进行剧烈的心理斗争,是承认犯罪还是坚决抵赖;是如实交代还是避重就轻;是承认起诉书的指控还是要为自己进行辩护等。因此,公诉人在宣读起诉书过程中,声音一定要铿镪有力,语气一定要坚定自信,让被告人感觉到公诉人已成竹在胸,任何侥幸和抵赖都将是徒劳的。我们应该明白,宣读起诉书是公诉人敲响法庭论战的第一轮战鼓,自信的声音和姿态会给被告人以极大的心理压力,将起到削弱或攻破其心理防线的作用,并为下一步的证据运用创造有利条件。

  其次,有利于激发旁听群众的参与心理,为证据运用营造良好的庭审氛围。在刑事诉讼中,决定诉讼成败的关键是事实和证据,整个公诉活动始终围绕着事实和证据而展开。但是,参与诉讼活动的是人,都具有主观能动性。公诉人在开展公诉活动中主动向其他参加公诉活动的人施加心理影响,同时也受到他们对自己的影响,从而产生一种心理互动。公诉人的人际心理互动具有明确的指向性、范围有限的特点,但是人际心理影响好坏,往往对案件的审理具有重要的影响。由于旁听群众庭前大都没有看过起诉书,不清楚指控的具体内容,所以公诉人应通过认真宣读起诉书,让旁听群众全面具体了解公诉机关指控的内容。只有旁听群众清楚起诉书内容的基础上,公诉人才能激发旁听群众的参与心理,引导旁听群众的公正感和正义感,利用群众声势对被告人施以积极的心理影响;才能选择群众易于接受的方式、方法运用证据,并以自己良好的风度和威信树立检察官的形象,以增强证据的证明力。

  再次,有利于营造法官与旁听群众、诉讼参与人之间的互动心理,并有利于公诉人及时调整运用证据的策略。作为合议庭组成人员的法官,其角色具有法律上的特殊性,法官在诉讼中的心理活动的基本内涵和特点与其他主体有着明显的差异。法官的心理倾向尽管主要取决于自身的心理品质和素质,但不可否认的是,法官的心理活动同样在一定程度上要受到法庭心理氛围的影响,受到其他角色心理反应的制约。法官的心理及主持诉讼的 艺术 水平、业务能力、自身形象对其他主体角色的心理影响也不可忽视。从某种意义上说,诉讼中各方主体的心理其有连锁反应的特点,相互制约、引导、融合。值得公诉人注意的是,开庭审理的主角虽然是审判人员、公诉人、辩护人和被告人,但人微言轻的旁听群众,同样具有主观能动性。他们不但接受审判活动中环境、气氛的感染和影响,同时也以自己不同的感受、反映和群众气氛等,对审判活动及法官、公诉人、证人、辩护人和被告人等产生相互影响,相互作用。因此,法官的角色中立和权威地位,并不能使活动完全超越诉讼争议之外,形成“桃园”心境。公诉人在宣读起诉书过程中,无形中会在法官和旁听群众、诉讼参与人之间初步产生互动心理,这种互动心理会影响到法庭审理和证据运用的效果。公诉人应及早洞察这种互动心理现象,相应调整自己的证据运用策略。

  2、法庭讯问环节。公诉人应根据被告人及其辩护人的不同心理对被告人进行讯问和补充讯问,以增强或削弱被告人供述及辩解的可信度。

  当庭讯问被造人是庭审中查明案情的重要环节,公诉人讯问被告人的效果如何,对于庭审活动能否顺利进行往往产生决定性的影响。讯问被告人就是充分发挥被告人口供在展示案件全貌、印证公诉证据、说明案件真伪、衡量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悔罪程度几个方面的作用。对于能如实交待的被告人口供,通过讯问被告人,使其全面供述其犯罪行为和犯罪情节,展示案件全貌,印证公诉证据,表明被告人认罪态度和悔罪程度;对于拒不交待的被告人口供,可以揭示被告人口供的虚假性,表明被告人认罪态度不端正;对于部分如实交待,部分拒不如实交待的被告人口供,就要区分哪些能展示案件全貌、印证公诉证据,哪能些被告人口供是虚假的。庭审改革后,由于审判人员在开庭前对案件没有实质上的认识,被告人在法庭上的供述就是审判人员对该案的第一次感性认识。因此,公诉人如何引导被告人如实供述并朝指控的方向运作,给审判人员以听觉、思维上的定位,就成了庭审中的开场白。

  首先,公诉人可根据被告人在指控事实面前表现出的不同心理,运用不同的方式进行讯问,以达到增强或削弱被告人供述及辩解可信度目的。由于讯问情况直接关系到法庭对自己犯罪事实和认罪态度的认定,所以被告人对此极为关注。由于被告人的理想、信念、世界观、价值观、意志、情感、兴趣、需要和动机等方面的不同,其心理活动也不一样。在法庭讯问过程中,被告人在回答 问题 时常常反映出如下不同心理:1、趋利避害心理。被告人在法庭上的心理状态和表现最主要的是趋利避害心理。2、羞耻心理。被告人的罪行在法庭上败露,众目睽睽之下,其人格受损,可能产生羞耻之心,特别是当自己家人也到法庭旁听的情况下。也不排除少数是非观念颠倒、残暴的被告人毫无羞耻之心。3、忏悔心理。多数被告人有公诉人的讯问下,尤其是在充分的物证、人证面前,在被害人的控诉下,意识到自己对他人、对 社会 造成了损害,产生了程度不同的忏悔心理。4、侥幸心理。一些被告人认为公诉人所掌握的证据不足,或辩护人可能为自己提供服务或新的证据情况下,产生侥幸心理,不如实供述甚至推翻原来的供述。5、抗拒心理。惯犯和罪行严重者,往往具有抗拒心理。有的拒不供述,保持沉默,以静制动;有的捶胸顿足,对自己虚假的供述指天发誓予以抵赖;有的东拉西扯,不作正面回答。6、期望心理。一些被告人感受到自己无法逃避惩罚,但仍然把期望放在辩护人身上,希望他们有回天之力,或为自己减轻罪责。7、报复心理。被告人明知开庭审判对自己极为不利,无法挽回,于是产生报复心理。有的在法庭上诬蔑侦查人员刑讯逼供,有的栽赃公诉人有诱供等问题。

  被告人供述和辩解作为刑事诉讼的证据形式之一,公诉人应通过不同的讯问方式使其供述及辩解达到为我所用之目的。对此,笔者认为公诉人必须明确讯问所要达到的两个基本目的:一是使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如实反映案件事实;二是在无法使被告人如实供述的情况下,应令被告人供述及辩解的矛盾和不实之处充分暴露,让合议庭和旁听群众产生被告人在狡辩的心理,从而削弱被告人供述及辩解的可信度。

  为此,公诉人应针对被告人的不同心理采取不同的讯问策略:①对有忏悔或耻辱心理的被告人,由于其认罪服法,可采用直接讯问法。该方法是公诉人经常和普遍运用的方法,即在庭审讯问一开始便接触实质性问题。公诉人在法庭上想查明或证实什么问题,便问什么问题,直截了当,简洁明了,无需拐弯抹角。运用这种讯问方法能够使合议庭对整个案件事实有一个比较明确深刻的认识,便于与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进行比较,易于对指控事实产生内心确信。②对于有趋利避害心理或侥幸心理的被告人,由于其处于认罪与不认罪的犹豫之中,属于可攻破心理防线、迫使其认罪服法的讯问对象,对其可采取迂回包抄讯问法。所谓迂回包抄讯问法,是指针对被告人供述中的主要矛盾点,讯问时并不直接指向实质问题,而是由表及里,由此及彼,一步步揭露被告人供述的矛盾性,然后利用被告人庭前交待或者庭中交待出现的矛盾之处,适时提出讯问,令其做出合理的解释。由于这一技巧运用了犯罪心理学的一般规律,被告人很难就其矛盾之处做出自圆其说的解释,从而使被告人陷入无路可退的地步,瓦解其心理防线,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罪行。此时即使被告人还不承认,也可使法官、旁听群众,甚至辩护人也感到被告人理屈词穷,从而大大削弱被告人供述及辩解在合议庭人员中的可信度。③对有抗拒心理、报复心理或期待心理的被告人,由于其有意以身试法,顽抗到底,对其应采用“自暴其丑”讯问法。这里的“丑”,是指被告人供述中反常理性,反社会性,矛盾性的内容。所谓“自暴其丑”讯问法,是指公诉人通过巧妙设置讯问问题,让被告人进行充分辩解,然后根据社会常理、公共利益或已掌握的证据进行反驳,令其“丑”无处遁形。公诉人之所以采取这种讯问法,是由于这类被告人具有主观恶性深,突破其心理防线难度大,迫使其认罪悔罪可能性小的特点,公诉人与其强而攻之,不如顺而驯之。通过被告人那些明显反常理性、反社会性、矛盾性等的回答,使合议庭和旁听群众产生被告人分明在狡辩的心理,从而大大降低其供述和辩解在合议庭及旁听群众中的可信度,为公诉人进一步揭露其罪行埋下伏笔。

  在法庭上,公诉人面对狡猾的被告人时切忌急躁,更不能当庭审斥责被告人不老实甚至用威胁的语言。这样做不仅让人感到公诉人缺乏必胜的伤心,而且还会授人以柄给辩护人进攻制造口实,同时也让狡猾的被告人意识到公诉人指控的证据并不充分,从而巩固其进一步顽抗到底的心理防线。

  其次,公诉人应根据辩护人向被告人发问时表现出的心理状况进行补充讯问,以及时排除不良因素对合议庭和旁听群众的误导。讯问阶段是法庭辩论的前奏,它的显著特点是控辩双方通过对被告人的讯问、发问,实现各自的控辩意图,是一场控辩双方未针锋相对的“隐藏性”辩论。大多数辩护人在法庭调查阶段通过向被告人发问来为自己观点做铺垫,这就往往暴露出他们的辩护意图。因此公诉人应当认真听取辩护人的发问意图,从而揣摩他们对案件事实和证据的态度和心理。

  辩护人的心理与其职责有着密切的关系。根据刑讼法的规定,辩护人的职责是根据事实和法律为被告人提供法律帮助。辩护人与公诉人在法庭上如同两军对峙,双方都希望以自己的论辩说服法官,让旁听群众信服,双方都希望自己提出的论辩论理由被法官采纳。公诉人要对被告人予以法律处罚,辩护人应当依照法律规定为被告人提供从轻、减轻、免除惩罚的帮助。辩护人一般都希望以良好的风度取悦于在场的所有人,对于一般刑事案件,基本能站在法庭角度进行辩护。对于一些关系复杂的刑事案件,个别律师从内心认为有罪,但由于收取了当事人的费用,在辩护中为了取悦于当事人,都按无罪辩护。这种辩护意见并不是一定想让法官或公诉人接受,而是说给被告人和旁听亲属们听的。在法庭讯问阶段,公诉人应当根据辩护人在庭上的表现出来的心理倾向,及时调整预先制定的讯问对策,保持心理平衡。

  根据刑诉法的规定,公诉人在讯问被告人后,辩护人也可以向被告人发问,并且在举证、质证过程中,被告人、辩护人都可以对证据提出异议,从而引发一些新情况。公诉人就此对被告人进行补充讯问,一方面能够针对辩护人的发问情况,充分利用补充讯问的机会及时查漏补缺和澄清事实,解决辩护人具有诱导性及带有明显片面性的发问带来的新问题,为法庭质证和法庭辩论减少障碍。另一方面,由于加强质证是控辩式庭审中的新特点,辩护人往往会借机对公诉人的讯问提出质疑,且这种质疑不是针对讯问的实质内容,而极有可能是就讯问方式而展开。公诉人通过对被告人的补充讯问对此进行补充阐明,不仅有利于解决这些问题的矛盾点,而且可以对辩护人的质疑迅速作出反应,避免旁听群众偏听偏信、引起误解。因此,对辩护人的发问心理保持高度警惕并及时作出反应,是维持法庭良好指控氛围的保证。

  3、法庭举证环节。公诉人应结合法庭讯问环节对合议庭和旁听群众所产生的心理效果,通过科学、合理地安排举证的顺序和方式,以及有效的质证策略,进一步加深指控事实在合议庭和旁听群众中的影响力。

  公诉人人举证是指在法庭审理中,公诉人客观、全面、公正地向法庭提供证明被告人有罪、罪重或者罪轻的证据的诉讼活动。公诉人举证的主要内容包括:讯问被告人,询问证人、鉴定人、出示物证、宣读书证、未到庭证人的证言笔录、鉴定人的鉴定结论,勘验、检查笔录和其他作为证据的文书,以及向法庭提供作为证据的视听资料等。由于笔者已将讯问被告人作为一个独立的环节予以阐述,在此便不作赘述。在这一环节,公诉人尽量结合前两个环节已产生的心理效果,采取科学、合理的手段进行举证,并进行有效的质证,从而进一步加深指控事实在合议庭和旁听群众心中的影响力。也即是说,通过举证环节让合议庭和旁听群众对如实供述自己犯罪事实的被告人更加相信,对不如实供述自己犯罪事实的被告人更加不相信。
笔者认为在举证阶段应注意以下四个方面:

  首先要注意举证的条理性,使合议庭和旁听群众充分听清和理解举证的 内容 ,为法庭采信控方证据创造有利条件。举证是公诉人在庭审中充分运用证据证明指控事实的一项诉讼活动。一般包括询问被害人、证人、鉴定人及附带民事诉讼的当事人;出示有关的物证、书证;播放视听资料及宣读未到庭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等多项工作。这么多的内容如何组织和运用才能达到最佳的指控效果呢?这里涉及到举证的

[1] [2] [3] 下一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中华图库 更多靓图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最新心理图片调用
    最新文化精华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合作加盟 | 招聘信息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广告刊例
    学校地址:南京市白下区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写字楼乙幢27楼A座 客户服务 电话: 025-84293828 025-86663472 025-84293096
    中崋心理教育网 心理咨询师官方QQ群 ① 53314688 ②7863061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苏ICP证06011946号